首页 »

用表情包做的艺术品,能带上艺术的“桂冠”吗?

2019/10/10 6:26:11

用表情包做的艺术品,能带上艺术的“桂冠”吗?

里约奥运会让游泳运动员傅园慧的“洪荒之力”表情包红了起来。表情包是在社交软件活跃之后形成的一种流行文化。在移动互联网时期,人们以时下流行的明星、语录、动漫、影视截图为素材,配上一系列相匹配的文字,用以表达特定的情感。如今,在网络聊天里,表情包已经成为年轻人的必备工具,然而,你能想象用表情包来做艺术品吗?

 

正在民生美术馆举办的“转向:2000年中国当代艺术趋势”展览中,有位艺术家用明星黄子韬的表情包做成一款app,观众可以用黄子韬的表情绘出各种图案;也有艺术家将emoji表情拼成一幅幅gif动态度,神、人等概念。展览里,类似的“表情”艺术品或者用流行、恶搞元素制作的作品还有很多。

 

“这也能叫艺术?”也许是不少观众看后的第一反应。没错,这些作品无论是在“文化馆”这个微信平台上,还是这次展览中,都引发了不少争议,甚至有人认为这些作品“看不懂”,“艺术的门槛在降低”。但也有人表示,“细思”之下,这些东西还是有点“意思”的。

 

那么,这些不像艺术作品的艺术作品,到底是怎么制作出来的?作者为何要制作这些有争议的作品,他们想表达什么?解放日报·上海观察记者采访了相关艺术家和项目策划人。

 

艺术媒介会和时代一起与时俱进

苗颖:艺术家;《wuli颤抖的韬韬》作者

作品《wuli颤抖的韬韬》

 

《wuli颤抖的韬韬》是我收集的明星黄子韬的gif动画表情包中挑选的5张最能表现黄子韬气质的图像,抠去背景后作为笔刷,微信端用户可调节笔刷的大小来绘制他们的图案。在他们选择一个“韬韬”的时候,这个“韬韬”会颤抖,所以称其为“wuli颤抖的韬韬”。

 

wuli是韩语里“我们”的意思。黄子韬作为中国网络文化的代表人物,因为“黑”而红,其表情包在“两岸表情包大战”中胜出。他的流行代表了很多东西,和鬼畜文化一样,有时候一样东西不只会因为”好”而流传,更多的因为“太不好”产生了话题性而广泛传播,就像美国总统竞选人特朗普的成功一样。

 

我希望通过作品提醒观众,我们所处在的社交媒体时代的特性,艺术的媒介会和时代一起与时俱进,好的艺术品会体现作品的时代性。而且,有些严肃的东西必须用轻松的方式表达,用“严肃”表达严肃充其量是高级无趣。

 

艺术家就是要赋予最普通的素材艺术性

候德华:艺术家;《表情宇宙》作者

作品 《表情宇宙》

 

微信聊天中,表情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,我想扩大表情的用途,让人们更多关注表情,所以制作了这套gif动态图。“表情宇宙”其实就是把各种表情组合起来,我分了几个主题,包括神、人、魔三个部分。比如人这部分用了各种表情,将成人类的工作环境抽象地表达出来。

 

我的第一目标是要把这套作品做好看,给人最直观的视觉享受。现在人人都用手机,但很多人可能意识不到我们的聊天软件里包含了这么多表情。我用这些表情构建出一个个有趣的图,一方面可以让人们注意到这些表情,另一方面我又重新赋予了这些表情含义。比如,原来某个表情单用在聊天里,它有自己的意义,但我把它用于构图,那它本来的含义就不存在了,变成了整幅作品的一部分。

 

或许有人认为把表情拼凑一下,根本算不上艺术品。但我认为,总有一部分艺术家,他们的作品是通俗的,是面向大众思维的。这并不意味作品里没有艺术含义。表情宇宙里,观众看到了各种表情,虽然素材是最大众化的表情,但这些表情的使用、排列、组合等都经过我的选择和思考。经过艺术加工,我赋予了作品独特的含义。

 

“文化馆”计划中有很多类似的作品会引来质疑,比如《wuli颤抖的韬韬》等。但我坚持认为,艺术家选了最通俗的素材来制作作品,并不等于作品没有艺术含义。现在网络化的环境下,素材越来越多,艺术家可以选择的范围在扩大。以前的艺术作品都是要讲深度、规模,作品很重。但现在,人们对快速消费接受度更高,艺术家就不可避免的需要作出一部分适应快速消费节奏的作品。比如有些爆款内容可以在微信朋友圈刷一天屏,第二天可能就被人忘了。但这就是微信产生的模式,我们既需要能长久流传的经典,也需要能刷一天屏的作品。

 

有人质疑艺术的门槛越来越低。其实,当代艺术更注重艺术家的思维和创造力。我们看到的很多作品,包括表情宇宙等,只是素材的门槛降低了,对于艺术家的创造力、思维能力却提出了更高要求。现在的难题是,用这些最最普通的素材,怎么制作出创新的、让人惊艳的作品。

 

让艺术家在零碎时间里实现零碎想法

鲍栋:策展人;文化馆创始人

“文化馆”展览现场

 

“文化馆”是以微信平台为基础的线上艺术计划,基本都是以微信公众号来传播。“文化馆”作为微信上的艺术计划,强调即时消费。艺术不应该只有永恒的经典,一闪而过的亮点也很重要。像传统的艺术机构,比如画廊、艺术馆,它们的定位和经营成本,使它们需要油画、雕塑这类可以长时间流传的经典。

 

现在很多艺术展开幕时,都会通过公众号发布些文章。再火的展览,也不过是在朋友圈里刷一天屏。这给我们带来了触动:为何不做一个就够刷一天屏的快消艺术?艺术家平时会有一些零碎的想法,也有很多零碎的时间,而“文化馆”的作品,就是艺术家在零碎时间里实现的零碎想法。对于观众来说,他们不再需要花上大半天跑到艺术馆买票看展,只要在家翻翻微信,就能看到艺术家最新的创意。

 

很多人对艺术家有误解。艺术家在英文中叫artis,但在英文中,artitst更准确是说其实是从事艺术工作的人。在中文中,艺术家给人一种很强的身份感,让人觉得这个人必须是很有知名度。但对于我们来说,更多的是artist,而所谓的艺术家,还是少数。

 

我们这些人做的都是观念艺术。观念艺术在技法上没有高下之分,这和传统艺术不同。比如水墨画在绘画技巧上有高低之分,但是观念艺术没有。观念艺术体现的是艺术家的观点、反应、思考以及对社会环境的应变,在这些方面能体现出优良之分。

 

当代艺术讲究人人都是艺术家。艺术创作的门槛放低后,大家都可以通过创作表达自己,让艺术有了多元的发展。但是,并不是说门槛放低后,环境就变得更糟了。受众会有自己的选择,不被受众喜爱的作品,自然会被市场淘汰。看到我们每天推送的作品,喜欢的人就会转发甚至关注我们公众号,而不喜欢的人则会主动取消关注。每个人对艺术作品的看法都不一样,这就是一种市场的自然选择。

或许也可以这么说,现在的环境,对艺术从业者的“起步”门槛是降低了,但是“上手”的门槛可不低。对于艺术创作者的思想、观点、观察、用料、时间等的要求反而更高了。

 

艺术品欣赏可以有“快车道”和“慢车道”

鲍文炜:独立艺评人、策展人


从杜尚的小便池开始,到观念艺术和波普艺术在二十世纪中期的兴起,到今天网络和多媒体潮流下的各种新兴的艺术媒介和符号,大多数曾被怀疑“这不是艺术”的作品都被解禁并被纳入到艺术的范畴中去了。当然,吕佩尔茨等仍然坚持先锋艺术拖了艺术史的后腿,认为人们不应该都去学杜尚和博伊斯,在他看来尽管那些作品是开创性的,但在某种程度上却算不上艺术品,盲目地追赶潮流只会催生许多能力不足的“半瓶醋”艺术家。这也是一种挺有意思的观点。

 

我认为这是几个不同范畴的艺术表达,不能强求所有的艺术作品都具备极高的技巧,创意和媒材的组合和表达方式也是体现艺术性的部分。关联当下和继承传统的平衡板上,有的人更倾向这头,有的人更倾向那头,他们手中诞生的艺术都有各自存在的价值,不以“接不接地气”、“看上去有没有花功夫”论高下。当然,最好像小汉斯说的那样,艺术品的欣赏可以有“快车道”和“慢车道”,艺术家的零碎想法可以在微信号中闪光,宏大、严肃的题材也能够有机会被人驻足欣赏。话说回来,像苗颖、侯德华的作品虽然从最新的流行文化中生长出来,但也一定也有人以全新的眼光观察这些再熟悉不过的表情包和emoji符号,去给予日常生活全新的沉思和打量。脱胎于流行的艺术不一定就意味着轻浮和油滑,它也可能产生另一种严肃和深沉。

 

图片由民生现代美术馆提供 (题图来源:新浪微博  图片编辑:笪曦  编辑邮箱:clocklotus@126.com)